• <del id="z8so5"><source id="z8so5"></source></del>

    <ins id="z8so5"></ins>
    <bdo id="z8so5"><object id="z8so5"></object></bdo>

    新聞熱線:028-86696397?商務合作:028-86642864

    當前位置: 四川經濟網 > 悅讀 >新聞詳情

    賈登榮:背架子里的大寫人生

    2020-11-20 13:05:53 信息來源: 編輯:梁鵬

    背架子與籮筐、背篼一樣,都是鄉間用來馱運東西的農具。不過,背架子的主要用途,是負責運送秸稈作物,諸如小麥、油菜、玉米、高粱等,還有就是運送水稻收割后的稻草,挖紅苕前割下的苕藤,山坡上砍下的黃荊子、馬桑子等柴禾。

    1.png

    農具背架子(作者 攝)

    常見的背架子,規格一般有兩種。一種是大的,大概有一米二三高,三十公分左右寬,這主要是給成年人使用的;還有一種專門給小孩使用的,大概只有二十多公分高,二十公分左右寬。

    制作背架子的材料,一是木材,二是篾條。木材是用來制作骨架的。骨架起到負重的作用,因此選用的木材既要細,又要硬,承重力強。制作背架子時,先用兩塊大約兩三公分厚、十公分寬的弧形木板和四根小木方做成一個木梯形狀,下面兩個小木方之間用篾條鑲嵌。一些手巧的人,還會用篾條編織成一些圖案。背架子的左右兩邊各自系著一根用蓑草或細篾絲編制的的背系,背系狀若鞭子;背架子的上端兩根小木方中間加工成為圓柱形,上面系著一根長長的繩索,繩索有麻繩,也有細篾條繩,作用是用來拴將要馱運的東西;底部還有一根短繩,繩子上套著一個像彈繃子一樣的東西。東西裝在背架子上后,上面的長繩子與彈繃子形狀的短繩子套在一起,然后拼盡全力,使勁地拉,直到東西被套牢后,才把兩根繩子系在一起。不背東西時,則把繩子拉上去盤繞在背架子的頂端。

    與背架子形影不離的,還有“打杵子”。打杵子是木材制作的,一般一米高左右,既不能高于背架子,也不能太短。背東西時,將打杵子抱在懷里或提在手中,下坡上坎時,打杵子便當做手扙用;走累了,需要短暫休息時,打杵子便成為一個支架,放在背后,然后將背架子放在打杵子上,人身上的重量頓時就減輕了許多。

    其實,用背架子運輸東西,看起來簡單,好像只要把東西放在背架子上,拴好、系好,就可以了,其實不然。記得有一年夏收時節,生產隊安排一幫學生負責把田爾埡地里割下的小麥運回生產隊曬場。那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背架子背東西。記得那天我把幾捆麥子裝上背架子,用繩子系好,正打算背著東西從地下掙扎起來時,背架子上的麥子卻一下子散架了。沒辦法,只好重新把麥子裝上背架子,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氣,拼命地拉呀拉,又在小伙伴們的協助下,才把麥子拴牢實,最后順利地站起來,開始上路。不過,就在走出地里不多遠,自己暗暗感到慶幸時,意外又發生了。背架子上的麥子出現了一邊重、一邊輕的狀況,失重平衡的背架子,重量似乎一下子增加了許多,走起路來踉踉蹌蹌,狼狽不堪。恰好,生產隊一位老農看到了,幫我把背架子放下來,把背架子上的麥子卸下來,然后手把手教我說,背架子背東西,講究的是一個平衡,千萬不要太急躁,先要把背的東西碼整齊,做到重心均勻,而且要上下、左右重心均勻。上面重了,就會頭重腳輕,走不穩;下面重了,就會覺得太沉,邁不開步。同時要用腳蹬著背架子,用勁拉繩子,把東西拴緊拴牢。起步時,要先惦量惦量,看是不是重心平衡,東西系緊了沒,免得返工重來。如果重心失衡,沒有系緊東西,不僅走路會覺得步子不穩,歪歪斜斜,而且會感到十分吃力費勁。聽了這一席話,才恍然大悟!原來,背架子運東西,還有不少技巧呢!看來,一件普普通通的農活,也蘊含著不少的門道??磥?,無論干什么事情,都要掌握其中的訣竅,否則,會產生事倍功半的效果。

    老農的教誨,從此銘刻在心。后來,每一次用背架子運東西時,都要先把東西碼放得整整齊齊,保持重心平衡;同時,用盡力氣,把背架子上裝的東西拴得緊緊實實,直到覺得準備工作扎實,才開始起步,自然也就沒有再犯剛開始那種低級錯誤了。

    在我的老家,背架子除了馱運各種各樣的莊稼,在過去相當長一個時期,還承擔著長途運輸的任務。那時,我的家鄉盛產食鹽,人們一是將本地出產的一袋袋食鹽裝在背架子上,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,逶迤前行,運往巴中、南江、通江以至陜西漢中等地;接著,又將那里出產的木柴、大米等農副產品,用背架子一步一個腳印地運回來。在漫長的歲月里,誕生了一個特殊的人群——背二哥。(背二哥的“背”讀音是陰平,而背架子的“背”,讀音是去聲。)在其他地方,也叫做背夫。

    老家有句老話:做牛做馬,也別做背二哥。這說明,背二哥是非常辛苦的。是的,無論是赤日炎炎,還是風霜雪雨,背二哥都沒有休息時間。他們一早就上路,背著沉重的背架子開始漫長的跋涉。他們不斷在掐算,能不能按時到達目的地?到晚了,可是要賠償損失的。夏天,山路上熱氣騰騰,背二哥身上的汗水也是從早流到黑??柿?,見到有水田、堰塘的地方,就趕緊停下來,摘片樹葉當水瓢,舀點水喝,有時旁邊沒有樹,就用手舀水,喝上幾口,又繼續趕路;餓了,則從隨身攜帶的布袋子中,抓出幾把用大麥碾碎制作的炒面,吃上幾口充饑。冬天,山路上結滿了冰,稍不小心,就會滑倒,墜入深溝里。背二哥們個個如履薄冰,戰戰兢兢,生怕發生半點閃失。直到太陽出來,冰漸漸融化后,心里才踏實一些。最惱火的,是夏天突如其來的“打白雨”,沒有絲毫預兆,大點大點的雨就噼里啪啦地響起。這時,背二哥無論身處什么環境,都得趕緊停下腳步,用早已準備好的氈布,把食鹽蓋好。這玩意兒,可是見不得水的呀!就這么在七彎八拐的山路上走上三五天,才把背架子上的食鹽送到目的地。接著,又裝上新的物資,馬不停蹄地走向回家的路。雖然辛苦,他們掙的工錢,也只是填飽肚子而已。

    行走在漫漫的山路上,背二哥們常常用一曲曲粗獷的山歌,來放松自己、調節自己:“對面大山有點高,云霧飄在半山腰;山腰有座茅草房,房中有個好姑娘;姑娘喜歡背二哥,煮好雞蛋來犒勞;一來二往情意深,姑娘隨我進家門……”

   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,因為種種原因,老家的食鹽產業被叫停了,天天奔走在崎嶇山路上的“背二哥”,也很快淡出了人們的視線。但背二哥們背出了背架子里的大寫人生,他們堅強、樂觀、豁達、風趣的性格,烙印在這方土地上,成為一筆精神財富,激勵著子孫后代,為追求美好生活而頑強打拼。

    “背二哥”雖然從我的家鄉消失了,但作為古老農具的“背架子”,卻依然保留在許許多多農戶家中。當然,使用背架子的機會如今已經不多了,它們大都被放置在廢棄的住房里,上面結滿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網,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塵。

    2.png

    作者賈登榮

    作者簡介

    賈登榮,筆名背二哥、登云,四川南部縣人,退休公務員,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,出版有《記憶》《閑彈》等散文、雜文文集。近年有散文發表在《人民日報海外版》《中國測繪報》《中國自然資源報》《中國綠色時報》《四川日報》《華西都市報》《四川農村日報》《四川作家》《在場》《成都日報》《青島日報》《鄭州日報》《春城晚報》等全國各地報刊,并有作品收入《當代四川散文大觀》《德行天下》《南充散文讀本》《尋美升鐘湖》《記憶蠐蟆節》等書籍。


    相關推薦

    炸金花游戏